时光深处觅陶朱

2019-06-10 15:59   掌上绍兴原创  

(开发区掠影)

绍兴市新闻传媒中心全媒体记者 见习记者  於泽锋

印象中,在绍兴,以人名来命名的地方并不多见,陶朱街道算是其中一个。陶朱者,陶朱公也,也就是越国士大夫范蠡。历史上所记载的范蠡,能文能武,卓尔不群。助勾践复国后,功成身退,改行商贾,富甲一方,范蠡也因此被人称为陶朱公。

陶朱公,是智慧、勇气、财富的象征。在诸暨市陶朱街道这方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同样具有这样的特质。在这里,三都农民画隽永流芳、农民篮球队笑傲群雄、三都贡缎锦绣绝伦。

而今,时代翻开新篇,面貌日新的陶朱街道,成了诸暨中西部的一颗耀眼明珠。

篮球胜地

诸暨有很多的名片,篮球算是其中之一。篮球运动在诸暨这片土地上,历经近百年,长盛不衰。这项需要技术、体能、团结协作的体育运动,孕育出了诸暨人顽强拼搏的体育精神。

回顾诸暨篮球发展的历史,不得不提及陶朱街道。陶朱的农民篮球运动,是诸暨市篮球运动的一个缩影,为诸暨市争创全国“篮球之乡”立下汗马功劳。

(商务区)

上世纪40年代初,篮球这项体育运动,在陶朱这方土地上悄然萌芽。据当地老人回忆,在其儿时的印象中,常常看到有人在打球。在那个体育活动匮乏的年代,篮球成了当地村民获得快乐的重要来源。

沙地、水泥地,成了当时的篮球场。没有篮球服,没有篮球鞋,只有简易的篮球架。即便如此,却并不妨碍篮球这项运动在陶朱的蓬勃开展。

1951年,现陶朱街道三都片,一支名为“群联”的篮球队成立。自此,当地群众性的篮球运动更加活跃。1957年,群联队在诸暨县农民篮球比赛中,斩获亚军。第二年,原三都公社篮球队代表诸暨县参加省农民篮球赛,荣获冠军。作为冠军队伍,三都公社篮球队载誉满满,先后两次在宁波专区的农民运动会上获得冠军,先后三次获全县农民篮球赛冠军。当时的三都公社也因此成为诸暨县第一个省体育工作先进集体。1958年8月8日,队长章迪介还参加了在辽宁省北票县举行的全国农村体育工作会议,在会上受到了当时担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的接见。

(三都老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篮球运动在三都地区已经十分普及。1963年3月,三都人民公社下属的棋盘村成立篮球队。他们自己辟荒地为篮球场,购买篮球和服装,集中住宿,集中训练,剑指全省篮球赛冠军。苦练技术,只为一朝圆梦。1968年2月,在大侣袁家举行的由全县74支球队参加的新春篮球赛中,这支球队以七战七胜,场均胜26分的巨大优势获得冠军。

由于篮球运动的蓬勃开展,1975年,三都公社成为诸暨县第一个全国体育先进工作集体。1986年,《中国体育》报特约记者来到三都镇下水阁村观摩球赛,在《中国体育》英文版上以《一个山村的球赛》为题报道下水阁村篮球邀请赛的盛况。一时之间,诸暨篮球声名鹊起。

上世纪80年代,女子篮球在陶朱这片土地上也得到蓬勃发展。其中原三都乡中心学校成为陶朱女子篮球的摇篮。1983年,三都女子篮球队出征诸暨赛场,初露锋芒,斩获诸暨县农民篮球赛女子组冠军。同年5月,又代表诸暨出征绍兴地区农民篮球赛,一举夺得绍兴地区农民篮球赛女子组冠军。1984年8月,三都乡女子篮球队代表浙江省参加全国农民“丰收杯”篮球赛,首次亮相全国赛场,荣获丹阳赛区第七名。同年12月,代表绍兴市参加浙江省青年农民篮球赛,经历过全国大赛的队员们,在场上游刃有余,再度荣获冠军。

一次次征战,一座座奖杯,一面面锦旗,无不浸透着陶朱女篮队员们的汗水,显示了陶朱女性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气概。

农民画乡

在陶朱街道,值得为外界所称道,并已成为一张特色名片的,除了篮球,还有三都农民画。

农民画,是通俗画的一种,范围包括农民自印的纸马、门画、神像以及在炕头、灶头、房屋山墙和檐角绘制的吉祥图画。

在陶朱街道三都片,有一大批草根画家,一直活跃在艺术创作领域。三都农民画,主要有几大特点:一是面广人众,几乎每个村都有绘画爱好者,总人数达上百人。二是题材广泛,衣食住行、生产生活场景都可入画。三是历史悠久,三都农民祖辈以绘画为副业,至今已有上百年历史。四是品位高,三都农民画技法精湛,画面生动活泼,农村气息浓烈。三都农民画乡的声誉可与山东日照、上海金山和陕西户县这中国三大农民画乡并驾齐驱。

三都农民画的诞生,很大程度上源于地缘优势。在三都,当地农民的祖辈多以漆匠为副业,绘画技能很好。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三都逐渐形成了地区性的画种和画派,出现了许多农民画家,其笔法简练、浓彩重墨、感情纯朴,成为绍兴地区农民画的代表。

上世纪50年代,三都农民画的主要表现形式以墙上宣传画为主,以国家发展目标为题材,配合基层宣传工作。60年代后期,主要表现为“文革”题材,画伟人像和宣传标语。70年代中期,从事农民画的画家日渐增多,作品题材更为广泛,内容涉及生产、生活、学习、地域风貌等各个方面,反映了社会变革中农民的精神风貌,作品有《我们是生产突击队员》《喜售爱国猪》《赶集回来》《我们大队的梨园》等。那时,三都农民画有近20幅作品在绍兴街头展出,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当时的绍兴地区文化局特地编印的《绍兴地区民画集》中,就收录了不少三都农民画。三都,也因而有了“农民画之乡”的美称。

上世纪90年代,三都农民画曾一度衰落。近年来,随着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艺术品市场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陶朱街道的农民画创作,又开始升温,创作内容也更为丰富多样。其中的优秀作品多次入围省展,一大批农民画家也成了当地书画界的领军人物。

除了传统的绘画手法外,三都农民还采用烙铁画、刀画等极具特色的创作技法,使作品更为多样。烙铁画主要的工艺流程,便是在平面木板或纸板上先作图,再用电烙铁根据图案烤烙而成。刀画是以刀代笔的绘画方式,创作手法主要有刮、拉、平压刀、侧压刀、侧飞刀等。2015年,刀画被列入绍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三都农民画,见证了时代和变迁,也是农民文化的一种自觉体现。这些草根画家,刻苦用功,无师自通,闲时作画,忙时耕作,颇有几分隐士之风。散发着泥土芬芳气息的农民画,是农耕生活最本真的还原,是三都农民纯真情怀的反映,蕴含着生活最朴实的追寻和快乐,具有无限的生命力,同时也带给城市居民农耕文化的回忆与向往。

三都贡缎

热血沸腾的球场,缤纷绚丽的画板。陶朱人用自身的拼搏、创造以及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塑造了一个特色鲜明而又百花齐放的陶朱街道。在这里,除了篮球、农民画之外,停留在人们记忆深处的,还有曾经创造辉煌的三都贡缎。

时光回到30多年前,如果你来到陶朱,你会发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贡缎织机,昼夜可闻织机声。

“陶朱织机响,贡缎西非飘。”这是诸暨贡缎特色产业曾经的真实写照。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的贡缎产业,一度是陶朱街道乃至诸暨的一大经济支柱。早在20多年前,以陶朱街道为核心,辐射周边乡镇,贡缎年产值就高达上百亿元,贡缎产品98%出口西非。贡缎将经济一度落后的小镇神奇般地变成经济发达、人民生活富足的新型经济区,也让陶朱街道拥有了“全国贡缎之乡”的美誉。

贡缎在陶朱的发展史上,经历了“三起三落”。1985年,原三都镇蒋坞村叶伯良等3户村民用余杭集体企业淘汰下来的一台被面木机开始创业,带动全村群众开始从事织造业。1992年,三都的轻纺业红得发紫,当时全镇有织布专业户2042户,拥有各类织机4600台,从业人员6960人。1994年开始,为了获得更多的利润,织机户和经营户们开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短斤缺两,使得三都贡缎因质量问题导致收购价格大跌,许多织机户陷入绝境。1995年,全镇织机减少了三分之二。

轻纺业的萧条,并没有击垮三都人,他们痛定思痛,深刻反省,在质量的追求上达到极致。在这种精神的带动下,贡缎产业又再度繁荣,走上了规模化、产业化发展的道路,涌现出了如华都纺织、永发纺织等拥有定型机超千台的龙头企业。

在2001年,在多部门协作下,贡缎产业又出台了全市《大提花棉本色布(贡缎布)质量标准》,正式宣告三都贡缎业无序竞争时代的终结,预示着贡缎产业从此步入良性发展轨道。

2003年之后,一部分有一定原始积累的经营户,通过考察绍兴、江苏、广州等市场,利用原有设备,转型从事经销装饰布、衬里布、床上用品等系列产品。以跑量取胜的低端贡缎产业最终无法持续,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后,产业日显颓势。

为顺应时代的发展,盘活传统产业,实现转型升级,陶朱街道从产业提质增效切入,逐步构建起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结合,开放式的政企协同创新机制,助力一批企业迅速发展。

以丰宇纺织有限公司为首的织布企业,果断放弃低端提花布产品的生产,开发出了时尚性、功能性墙布和窗帘布等新产品,迅速获得市场青睐,经济效益与日俱增。尤其在重要的国事活动中频频亮相,提升了诸暨提花布的影响力。

近年来发展迅猛的航丰针织,则研发出了几十种航空纺织品。小到一方桌布,大到一块毛毯,航丰针织已成为包括美联航、法航、英航等在内的国际航空巨头的供货商。

在丰宇纺织、航丰针织的带动下,诸暨市贡缎行业中已有一大批织造企业加入到集时尚性与功能性于一身的中高端墙布、窗帘布的生产大军中来,推动了诸暨市传统纺织产业的全面改造和提升。

经历了从当年白手起家到抱团成立协会,从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到创立品牌,以质取胜,三都贡缎用40年产业的发展历程,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个时代的变迁,这也是诸暨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尽管,当前陶朱的贡缎产业再次走向衰落,但是在这块土地上,新的业态正在蓬勃兴起,勤劳、智慧的陶朱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创造着未来。

主政者 说

应国伟

陶朱街道党工委书记

一个地方,无论多么发达,都需要文化的引领,否则,充其量只是一个制造的场所;一个乡镇(街道)无论多么繁荣,都需要精神的支撑,否则,只不过是几组冷冰冰的数字的叠加。陶朱,从来都是一个不缺文化的地方:我们是全市唯一一个以历史人物命名的镇(街)。

陶朱公范蠡是财富和智慧的象征;白门义塾是诸暨“耕读传家”理念最早最生动的体现;三都农民画彰显了劳动人民的创造能力,可谓“高手在民间”。

未来,陶朱人民将坚持和发扬先辈和乡贤们的精神,重情重义、包容大气、海纳百川、勤俭内敛、创新创业,一起呵护共同的精神家园。

地名说

陶朱公

曾隐居于此

相传,春秋时期,帮助越王勾践振兴越国的越国大夫范蠡,功成名就后急流勇退,隐居在长山脚下,与西施一起经商种地,过起了平常人的生活,人们称他为陶朱公。

后来,人们为纪念这位兴越灭吴的大功臣和商贾鼻祖陶朱公,将长山改称陶朱山,将范蠡隐居的村命名为陶朱村。由陶朱山衍生出来的很多故事历经两千多年,仍为诸暨百姓津津乐道。

陶朱山一景。 文武智 作

地以山名,宋朝时曾在这个地方设立陶朱乡,乡名就是来自陶朱山和陶朱村。2001年行政区划调整,在陶朱山北麓地区设街道,也是因与陶朱山的历史渊源,命名为陶朱街道。

风情园

白门义塾

始办于1302年的白门义塾,为诸暨最早的义塾。由元朝名士方镒捐田千亩创办,文学家宋濂、史学家王袆、诗人戴良等曾在此就学。

白门义学首开诸暨民间办学之先河,为诸暨的社会进步和耕读传家之民风的形成注入了源头活水。现在在白门小学,仍保留着“义塾”碑。

三都老街

在诸暨市西大门,有一条历经宋、元、明、清、民国并延续至今的老街,它就是山阜相属、含溪怀谷的三都老街。徜徉在三都老街,依稀可见昔日的商业氛围。洋铁皮店、小书摊、曾经最时髦的理发店、馄饨摊、印有“发展经济,保障供给”8个大字的杂货铺,让人仿佛回到了旧时光。

老街,见证了陶朱街道不断发展的历史。2018年,陶朱街道投入了约200万,对三都老街进行了保护性的修复,尽可能保留和恢复了老街原貌,给三都百姓留下文化和历史的记忆。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