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湖碧波浣东兴

2019-05-15 09:40   掌上绍兴原创  

绍兴市新闻传媒中心全媒体记者 王旭东

过不了多久,提起诸暨市浣东街道,人们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应该会是高湖。

浦阳江又称浣江,浣东街道位于浣江的东面,故得名。高湖位于浣东街道的中间地带,自古本是湖畈之地,这里是天然粮仓,也是滞洪区域。眼下,高湖正在被渐渐地点亮。

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高湖,很快将成为浣东街道的一张新的金名片。有了湖光山色的点缀,浣东这个成立于2001年的新兴街道,拔节生长,人气商气渐旺,百姓富足和乐。

勃兴之湖

野鸭游过湖面,钻进了水草丛里。我们站在岸上,迎着轻柔的春风,看湖光山色。眼前的只是高湖湖区一个小小的湖泊,水面上的水草开始生长,像极了一幅色彩饱满的写意画。

高湖地区属于湿地,湖泊星罗棋布,风光秀美。我们爬上一座不高的山,俯瞰施工现场:挖土机正在作业,湖底已被挖出了好几米深。“未来的高湖有多少大?”“跟西湖一般大。”面对疑惑的目光,同行者伸出一根手指,补充道,“一万亩。”

有湖之地好耕田。这里自古就是周边村落的天然粮仓,养育着这里的一方百姓。

作为诸暨最大的湖畈之一,高湖的农田面积近2.2万亩,耕读传家之风在这里世代传承。对高湖的美好印象,留在了一代代村民的记忆里。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这样形容高湖:“茭白芦苇冲天,刺菱莲藕成片,野鸭鸳鸯拜堂,乌鳢鲤鱼开会。”高湖是各种水鸟的天堂,稻鸡、野鸭、鸳鸯……什么样的水鸟都有,什么样的鱼都有。清晨,村民们撑着小船、竹排,划着菱桶,去采集茭白、刺菱、莲子、田螺、鸟蛋等等,一个人一天可以采集很多食材。夏天的午后,村民们系上鱼笼,背上鱼捣(一种捕鱼工具),涌向湖里,每次总是满载而归。

有鱼谷丰美的美好记忆,也有水患连年的艰难时刻。

虽然肉眼无法感知,但地理测量清楚地告诉人们,高湖地区的海拔要远远低于诸暨市区,落差竟达七八米。正是因为这样大的落差,再加上与浦阳江互通,高湖区域自然演变成了滞洪区。在发生水涝灾害的年份,周边百姓为抗洪做出了努力,高湖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三十六洞,在浣东街道是一个地标,这也是老百姓对高湖滞洪水库分洪闸的俗称。分洪闸有36孔,故得名。如今的诸暨繁华之地——城市广场所在地,以前便是高湖滞洪水库分洪闸。后因为分洪量不够大,三十六洞移位改建。新旧三十六洞的历史,交织成了诸暨防洪抗洪的史诗。

史载,三十六洞自1954年完工后,曾成功开闸泄洪7次,浦阳江的滚滚洪水,奔入了地势低洼的高湖泄洪区域。1962年的大洪水,因为浦阳江的水流量实在太大,三十六洞没有分洪成功。1995年,三十六洞移位改建,进水口直径变大,此后即使碰到50年一遇的洪水,也不用担心了。

进入新时代,高湖正在续写新的治水史诗。

投资上百亿的高湖蓄滞洪区的改造项目,于2015年正式启动。在这片2.2万亩的高湖蓄滞洪区里,一个面积达1万亩的湖泊将呼之欲出。如果沿湖走上一圈,长度足有17公里。汛时蓄取天上水,旱时浇得万亩田,这是人们对高湖的新期待。

“水面与西湖一般大,蓄水量却是西湖的六倍之多。”同行者骄傲地说。为了高湖这个大工程,浣东街道整村征迁了2个村庄,征收了六七个村庄的近万亩土地。

城市因湖泊而灵动,湖泊因城市而传神。未来,秀美的高湖,必将是浣东街道的勃兴之湖。这里将被赋予更多的功能,既是生态居住的理想之地,又是休闲旅游的好去处。

璀璨人文

诸暨的动人传说,往往离不开美女西施,浣东也是。

这是我们在浣东寻访古迹中一个难忘的瞬间。车行至一座桥,下来遇到一位路过的老农,向他问路:“‘沉鱼浣江’在哪里?”“桥下便是。”老农用手指了指桥下。

桥下就是浣江水,此刻江水静静流淌,不深也不浅,不急也不缓。只不过岁月悠悠,距离春秋时期已有大约2500年。我不禁想穿越到那个时代,看一看西施乘着龙舟去吴国经过桥下的场景。

传说,越国大夫范蠡选美,在诸暨苎萝村寻得西施,便择日亲自送往新都会稽。那天,龙舟由浦阳江顺流而下,来到一深潭。潭中游鱼得知西施经过此地,都想一睹芳容,便纷纷浮出水面来观看,但船舷高出水面许多,鱼儿蹦啊跳啊,还是看不清。一条鱼儿灵机一动,平躺在水面上,用一只眼睛朝天看,这下龙舟上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别的鱼儿争相效仿,顿时,满潭一片银白,好不壮观!西施见了,不禁微微一笑,脱口而出:“好一个白鱼潭!”鱼儿闻声,“哗啦”一声,急沉水底,消失得无影无踪。自此,这潭便叫“白鱼潭”。

西施的倩影远去,白鱼潭的故事代代相传到如今。潭边有一个小村落,绿树绕堤,屋舍相连,村名就叫白鱼潭。我绕着白鱼潭村口走了一遭,看到西施的美丽传说被绘在了墙上,人们说这是村里“五星3A”创建时完成的。墙绘上的西施眼睛明亮,仿佛正注视着浣江水面。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清代御史余缙、民建元老章元善、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之一李士豪、史学家郑鹤声、地质学家袁道先、农民国画家张一青、天河计算机总工程师袁学锋……一代又一代名贤在浣东诞生。

我们推开了高湖村的一座明清建筑“进士第”的门,照壁上的大门顶上,镶有“柱史第”一匾。这匾可不简单,相传为孝庄太后所赐,匾的主人叫余缙。这个“进士第”也不简单,余氏家族从这里走出了8位进士、11位举人。

余缙是清代诸暨高湖人,清顺治九年(1652年)考中进士,官至河南道监察御史。余缙为人正直,为官清廉,又爱民敢言,后人将他写的《四愿疏》比作唐代《魏征十思疏》。

在“柱史第”,我们聆听了余缙的忠义故事。

相传,清康熙七年(1668年),时任河南道御史的余缙回浙江办事,获知浙帅哈提督从宁波移驻绍兴后,蛮横贪财,夺人妻室,无恶不作。余缙一次次弹劾哈提督。哈提督是皇上的舅子,康熙时年十四岁,朝政实际掌握于鳌拜之手,鳌拜以皇帝名义下令要灭余缙九族。

皇后得知后觉得不妥,立即禀告太皇太后(即孝庄太后)。孝庄了解余缙政绩赫然,曾得到顺治皇帝的赏识,而哈提督有罪证据确凿。孝庄明大义,立即请求皇帝收回成命,查办哈提督。于是,出现了第二道圣旨发出追赶第一道圣旨的惊险情景。马蹄得得,风驰电掣,日夜兼程,终于在绍兴与诸暨交界的虎扑岭上,追上了首道圣旨。皇后和太皇太后救了余缙,也使余氏族群免于一难。不久,哈提督受到惩罚。孝庄太后特赐“柱史第”一匾,成为古今美谈。

富民产业

都知道浣东绣花机名扬天下,我们在深入走访后却发现,这片三面环山的土地上,还盛产一种神奇的石头——石灰石。

明代爱国诗人于谦的《石灰吟》说“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表达了诗人坚守清白的情怀。30多年前,这种石灰石是当地人摆脱贫困、勤劳致富的宝贵资源。

“盛兆坞人弗要脸,石头敲敲卖铜钿。”盛兆坞位于一个曾叫“五一”(现已被撤并)的小乡里,那里至今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谚。虽然大有调侃之意,却实实在在地反映了盛兆坞一带百姓靠着石灰石致富的历史。以至于到了今天,只要一报出盛兆坞的地名,上了年纪的人第一反应就是:“哦,那里出石灰的。”可见声名之远。

沿着山路,驱车前行,我们见到了唯一一座保留至今的石灰窑。并不高大的石灰窑已被废弃,淹没在绿树杂草丛中,窑厂的空地已被另作他用。要知道最辉煌的时期,盛兆坞曾有13座石灰窑,是诸暨最大的石灰生产基地。上世纪80年代,我国援助非洲开发生产石灰,国家找技术人员曾找到了这里。最后,3名工程师被国家派去了非洲,在一年的时间里,为当地建了4座石灰窑。

这段石灰援非的故事,过了30多年,依然为盛兆坞人津津乐道。

时代在变,土法的石灰窑破坏生态,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盛兆坞的石头却迎来了新的天地。1984年,兆山集团水泥公司建立,通过更为先进的生产方式,石灰石不仅能用来生产石灰,还能用来生产现代建筑中大量采用的主要原材料——水泥。经过不断发展,兆山集团已进入了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烧窑之烟熄灭,绣花机声渐起。浣东人民一直走在致富的路上。

现在的浣东街道是中国电脑刺绣机制造之都,这里有250余家电脑刺绣机生产企业,生产的绣花机占到了全球产量的7成,产品远销亚、非、拉美等地。当你进入浣东街道工业区,满眼都是绣花机企业。

我们去看了一家被誉为绣花机摇篮的企业——浙江飞鹰缝制设备有限公司。70多岁的公司创始人陈培康,已淡出绣花机事业舞台。但令陈培康自豪的是,活跃在如今绣花机舞台上的企业家,大都是从“飞鹰”出去的,要么曾在这里当过销售员,要么曾在这里当过技术员,一大批企业精英成了拥有数亿资产的富翁。

浣东街道正不断为绣花机产业注入全新的元素。进入2000年以后,绣花机产业更是取得了大发展,有时,一天要响起两次爆竹声,也就是新开了两家绣花机企业。创新更是书写着绣花机的新传奇,浣东街道的绣花机企业不断研发出高精尖的绣花机,平绣、毛巾绣、盘带绣、多头绣、单头绣……绣花机产业插上了高科技的腾飞翅膀。

与工业经济崛起相匹配,商贸三产也在浣东街道蓬勃兴起。

雄风新天地、永利吾悦广场、不夜城、万达商业广场……一座座在浣东街道拔地而起的商业航母,不断地改写着诸暨的商贸格局。富裕起来的诸暨人,再也不用跑到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去消费了,因为大城市卖的时尚潮流商品,在家门口也一样能买到。

主政者说

浣东街道党工委书记 杨鲁

随着诸暨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浣东街道这片古老而年轻的土地,正迎来自己最好的青春,不分昼夜地加速奔跑。

浣东街道地处诸暨中心城市发展扩张地带,31省道绍大线贯穿全境,诸永高速、绍诸高速交汇于此。坐拥万亩的高湖湿地和将近29平方公里的城东新城,浣东街道以高标准建设高湖,打造健康新城、众创空间、生态福地,努力建成诸暨的“西湖”、城市的“绿肺”,让高湖成为诸暨一颗璀璨的明珠。

新时代,责任在肩,目标在前;新征程,实干为本,奋勇争先。我们正紧紧围绕“建设诸暨城市新中心、打造中国刺绣机产业基地”这一总目标,努力将浣东建设成为宜居、宜游、宜业、宜商的魅力新城。

风情园

落马桥

落马桥位于浣东街道丁严王村,是诸暨最古老的石桥,诸暨市仅有的三座被记入绍兴府志的古石桥之一。宋淳祐年间(1241~1252)建,明成化年间(1465~1487)修,更名壁阳桥。东西走向,石拱三孔,全长12.7米,面宽3.68米,孔高4.5米,中孔两侧船形桥墩上方各有石雕小亭一座。

高湖革命烈士纪念碑

位于诸暨市浣东街道高湖村的高湖革命烈士纪念碑,立于1987年10月。上镌“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由原浙东人民解放军金萧支队政治处主任钟发宗题写。纪念碑的背面,镌有14位烈士的生平简介。

舌尖之上

火烧吴杨梅

火烧吴村离诸暨市区15公里,是有名的杨梅种植村。近年声名鹊起,不仅因为这里的荸荠杨梅成熟期早,也因为其中的300多亩杨梅林为目前采摘点最集中、面积最大的投产杨梅林。火烧吴村种杨梅已有近20年历史,通过人们口口相传,采摘游人气越来越旺。

火烧吴杨梅品种以荸荠、东魁为主。荸荠杨梅个头偏小,但成熟期早,口感很不错。东魁杨梅个头大、果形好、色鲜味美、酸甜适口汁水多,成熟期比荸荠杨梅稍晚,株产最高达350公斤。前些年一些农户从仙居引来紫晶品种,这个品种成熟期与东魁差不多,果形在荸荠与东魁之间,外观漂亮,呈紫黑色,口味好。采摘季节的火烧吴村,处处洋溢着摘杨梅、品杨梅、卖杨梅的喜悦。

相关阅读